马超和曹休两人并辔而立,默默地看着手下们疲惫不堪的样子,曹军突然面临的危局让他们也感到困惑。和骑兵们一样,两人也被骄阳晒得满脸红彤彤的,豆大的汗珠随着脸颊滚滚而落。

    “文烈,士卒如此辛苦,你看我军在何地休整为好?”马超伸手抹了一下满脸的汗水,作为一个老骑兵,他的心中非常清楚,骑兵们在如此疲惫的情况下,根本无法接敌作战。

    “孟起,子孝所部皆曹氏宗族,连子修都被困在了那里,那曹子廉更是握有兖州钱财,如今众人被围在睢阳,一旦被关羽所获,那可就……”

    曹休说到这里没有接着说下去,马超心中自然是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,曹昂可是曹操按照世子培养的,一旦被关羽给攻破了睢阳,后果不堪设想。但一直这么紧迫的催促士卒前进,终究也不是一个办法,别说是人受不了,战马也同样吃不消。

    “文烈,”马超手搭凉棚,抬起头看了一眼似火的骄阳,伸手指向了远处的一片树林,“待到了前方树林之后,我等先歇息的片刻如何?这些士卒过于辛苦,一路走来已有不少士卒中暑身亡,若是再这么疾进下去,只怕生病的士卒会越来越多。”

    “孟起乃为主将,此事当然由孟起做主。”曹休看着身旁汗流浃背的骑兵们,点头同意了马超的意见。

    长时间的骑乘让战马不堪重负,骑兵们走一段牵一段,全都无精打采地向前走着。当马上就能得到休息的命令传达之后,骑兵们的精神头儿顿时好了许多,大家加快了速度向着树林走去。

    “文烈,如今已经过了单父,等歇息之后便可派出斥候。”马超也翻身下马,牵着战马向前走去,他的战马无精打采地走着,一看就是力气也消耗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孟起放心,稍后我便派出斥候,如今刚刚经过单父,距离睢阳还有些距离。”曹休与马超并肩向前走着,他的脸上也写满了倦容,“这天气如此酷热,如能找个地方小憩一会儿,那该是何等的美妙。”

    两人边说边向前走着,当走到距离树林还有两三里地的时候,马超忽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,这种感觉让他感到十分的不安,于是他停下了脚步向前看去。

    “孟起为何不走?”曹修见状也停了下来,他有些奇怪地看着马超,发现马超那张英俊的脸庞忽然变得无比的凝重。

    “文烈!传令全军立刻停下!全军列阵!”

    马超振臂嘶吼着发出命令,同时一把按住马鞍飞上马背,顺手将自己的长矛拽了出来。

    曹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,他有些茫然地看着马超,不知道马超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正在散漫前进的骑兵哪里能够这么快的集结起来,就在传令兵策马呼号的时候,前方的树林中忽然冲出了无数的骑兵,这些骑兵竟然都没有列阵,一出树林挺着长矛直接便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骑兵们一时都呆住了,直到震耳欲聋的马蹄声传进了耳膜,他们才纷纷地明白过来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有敌来犯,全体上马,准备迎敌!”马超高举着长矛,那张被烈日晒得通红的脸庞已经扭曲的变了模样。

    明白过来的骑兵们开始慌乱地翻身上马,现在不要说再去披甲,许多士兵连长矛在哪里都找不着了。

    对面正在冲击的骑兵越来越快,一匹匹战马在齐腰深的草丛里奔驰着,远远看去仿佛是一只只跳跃的灰兔子,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快速接近。

    整个虎豹骑已经乱成了一团,那些负责武冈车的役夫们反应很快,早就扔了车辆向着荒原深处逃窜。这些役夫虽然没有亲自参加过战斗,但是长期的战场经验,早就将他们逃命的功夫炼得炉火纯青,在这种情况下遭遇敌人袭击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,这帮家伙的心里极其清楚。

    疾驰而来的骑兵前队已经冲进了虎豹骑当中,许多士兵被长矛直接撞的飞了出去,伴随着垂死凄厉的惨叫声,整个人在天空中画了一条弧线,重重地跌在地上。

    双方只是一个接触,猝不及防的虎豹骑就已经崩溃了,许多士卒连战马都没有来得及上去,就被凶残的对手砍翻在地。

    马超打落冲向自己的两名骑兵之后,拨转马头转身就跑,马刺马鞭全都献给了自己的战马,那马鞭远远看去就像一个高速旋转的风车,骑技异常高超的他很快就将敌人甩在了身后,看得正在策马疾驰的关羽暗暗称奇。

    而曹休就没有马超那么幸运了,他翻身上马刚刚拽出来自己的长矛,一个身材异常魁梧的红脸大汉,已经手舞一把异常怪异的长刀冲到了自己的眼前。

    看着那大汉狰狞的面孔,曹休一下子就认出了来人,他曾在酸枣和关羽共同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